疑是故国不似故国(简体版)(省略图片)

2021年4月9日 by 没有评论

  疑是故国 不似故国(简体版)

  小我8岁的的朋友告诉我,1949年刚发蒙,现在阅读正(繁)体费力。因而全文繁转简再发一次,以利后生着阅读。
  前言

  一、飞向何方?
  就在古蜀国的中心成都,我亲眼目睹了国民政府的逃亡,在成都东大街看见一辆十轮大卡车从东门开进城,车厢上面好像没有人站立,却竖着一块白底黑字吊牌,上面的大字是“XXXX行政院”,这个场景印象深刻,使得我在重庆、成都开放台湾自由行后立即想去台北的“行政院”看看,那块吊牌是否随着“国民政府”逃(迁)到了台湾,因为那不仅是一块吊牌,而是一个政权的象征。
  2012年10月10日
  过双十节是童年的美好回忆,因为那时在10月10日晚上要举行“提灯会”,不论大人小孩,都提着自制或买来的各种各样点着蜡烛或小油灯半明不暗的各式灯笼成队地呼喊着庆祝口号行进在灯光昏暗(电力不足)的大街上,饶是有趣。
  在网上预定了南海路教师会馆的房间,因为没有语言障碍,一切顺利,免去了在东南亚国家自由行语言不通,说着CHIGLISH交流的尴尬。

  看不成热闹就去不远的中正纪念堂看看卫兵换岗吧!从教师会馆沿南海路往东行500米到罗斯福路口再往北行不过500米即到达“自由广场”牌坊,越过广场到达梯级很高的台基上高耸的宫殿式庙堂建筑“中正纪念堂”,那就是我这个年龄的大陆人尽人皆知的陈伯达所著《人民公敌蒋介石》一书被骂得狗血淋头的头号战犯蒋介石在台北的 “纪念堂”。看着那高耸的庙堂,不禁想到历史的作弄人,被骂作“人民公敌”的人还未作全面的历史评价,盖棺还未论定;而写这本书的人却已被法律钉在耻辱柱上成了实实在在的“人民公敌”。
  在中正纪念堂的附近,还有两幢大型的宫殿式建筑群,那就是国家戏剧院和国家音乐厅。

  从自由广场出来往北前行经公园路约600米即到达凯达格兰大道路口,路口南侧的一个小公园内耸立着一尊塑像,入口的标牌是“介寿公园”,疑立者是蒋公,经询问执勤警察,才知道是抗日战争时期的国民政府 林森(重庆城自大溪沟到上清寺的街道1949年以前叫林森路,现为人民路),不是蒋介石。

  本来,我的这次民国游还有一个目的,即能遇到凯达格兰大道上的集会和游行示威。现在蓝营掌权,绿营在野,应该经常能看到。可是,在台湾12天(还有三天在金门)却只看见一次仅三个人在骂马英九(没有骂国民党)真是不过瘾,或许是前些年他们闹得太多,也累了,现在各人忙自己的家事,不愿跟着“政治家们”闹国事了。(写这篇游记时,又在网上看见台北呛马游行了。
  五、陈水扁比马英九好!!!

  六、总统府
  台北的总统府在周一到周五每天上午9到12时都开放参观,这对大陆去的人是非常新鲜的。但是,参观也只限于底层,有志工导游带领解说,只能看,不能拍照。每个月有一天从上午8时到下午16时可以参观底层和2、3楼部分办公和会议场所,还可以拍照,但室内不能摄像,导游要少些。一层大部分是图片和实物展览,包括该建筑的历史和总统、副总统的活动;实物主要是外国的赠品,还有台湾在世界领先的商品介绍等;此外还有一个邮局(好像不是每天开放)可以购买纪念封,和一个出售纪念品的商店。
  难怪,马英九在竞选时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台湾人”,而不理直气壮说是中(华民)国人。我想,他自己强调是台湾人,也就是承认自己是一个地区的领导人,而不是中华民国的总统。

  距总统府后门(总统府内的导游一再说,不叫后门,是西门,免除“走后门”的嫌疑)不远,就是“国史馆”,展出从孙中山发起民主革命到国民政府撤(逃)离大陆后的史实。有趣的是,里面有一个展厅,是模拟总统就职宣誓的场景,并写着“人人可以当总统”的标语。我的同伴也就不揣冒昧,上台做了一次模拟宣誓,过过当总统的瘾。我想,蒋委员长(我这个年龄的人当年都这样说惯了)如果在民国三十四(1945)年抗战胜利后开始实行宪政时有这种胸怀,也不至于被赶到这个小岛上偏安。

  八、台北国宾馆是日本总督官邸
  据馆内义工和文字介绍,台北宾馆原来是日据{他们不说“日本占领”}时期建造的总督官邸,而据我看展示的内容除了中华民国政府与日本在五十年代的“中日合约”签字模拟场景外,其余介绍的都是日本总督当年的布置和情景,看了令人很不舒服,特别是对我这个因日本侵略而造成家族悲剧的人来说,更是又一次刺痛,因而匆匆看过即离开。
  不过,这很难,因为有一天黄昏,我沿重庆南路往南走,路过最高检察院外面,因停留照相并与在廊下执勤的贵州籍人闲聊时,一个年龄约五十多岁的人正好从外面向门廊走来,看见我们两个老人,误以为是日本人(他可能没想到如此老迈的大陆中国人还会到台北自由行),就哇哩哇啦的向我们说日本话,见我们没有反应,才意识到看错对象,于是立刻改口用国语说“我们台湾人不恨日本人”。我想,他对我们这两个大陆老人说这种话有何意义呢?
  九、总统官邸外的便衣
  在台北,看见穿制服的警察或宪兵,我常常借故搭讪几句,有时还摄像或照相(他们也不拒绝);而只看见“便衣”时,我一般都避而远之,因为我知道他们的腰上都别着“梆梆枪”(成都人1949年前对非武装人员所带手抢的用语),我总是感到莫名的恐惧,这可能是“民国效应”引起的,总怕他会掏出枪来对准我。
  十、天下为公
  只是到了另一面出口,回过头才看见“国父纪念馆”的横额。

  2012年10月12日
  民国所辖台澎金马地区建有很多忠烈祠,而台北的“国民革命忠烈祠”是中国大陆游客最感兴趣的景点之一,我们去时,门外陆续来了多辆旅游大巴,游客蜂拥而入,去看刚开始的卫兵换岗表演。这里的表演持续时间最长,因为卫兵要从大门外穿过宽阔的广场以特定步伐慢速走向主建筑门廊换岗,再回头走向大门外换岗。在忠烈祠内祭奠的“烈士”包括辛亥革命前的秋瑾、徐锡麟、黄花岗七十二烈士等,牺牲在抗日战场上的烈士(不知道是否包括八路军的),还包括国共内战(解放战争)、金门之战和“8,23”炮战等死亡的国军(蒋军)将士和(伪)文职人员。
  在那里,我看见了我们四川人的骄傲,抗日名将王铭章的大幅照片陈列在玻璃展台内。据忠烈祠工作人员说,忠烈祠内登记在案的共有40多万亡灵。
  我想,就凭这四十多万亡灵,也不能让台湾变成不是中国,否则,这四十多万亡灵将魂归何处?

  十二、渔人码头吃“阿给”
  渔人码头早已不是打渔船的码头,完全是新建的海边现代休闲场所,港湾内停满了私人游艇。主要建筑是一栋高耸的酒店和一幢集商场、美食等一体的建筑,楼下是商场,二楼是餐饮。由于不是假日,楼上只有一家饮食店和一家咖啡馆在营业。另外有一个露天音乐广场和一座很长的游览观海木桥。
  阿给是什么食品?原来是一个用豆腐皮包裹的粉条与肉或海鲜混合做成的食品。

  从红毛城出来继续沿老街步行观赏,此时已入夜,突见一家开放的门面横额上大书“中国国民党淡水县党部”,店堂内放着一张会议桌和一些椅子和凳子,里面还有一弯柜台,正有几个男女在忙着整理一些庙会巡游物,见我们进去也不搭理而匆匆离去。我猜县党部也在为庙会服务吧!
  十四、耍龙灯

  十五、车票、门票老人半价
  在野柳购门票时,我说是老人,也给了“长者”优待,50元门票就只收25元,尽管也问了我们有无证件。(写这篇游记时我的同伴才发现从桃园机场到台北车站的国光大巴票也是半价65元)。

  十六、行政院的吊牌

  十七、硫磺、地热和农家乐

  阳明山公墓的入口处,见一家售卖祭祀用品的摊点,公然出售有毛 头像的红色100元模拟人民币,除了银行名称不同外,几乎可以乱真。由此可见,“民国”并不忌讳毛泽东像,也间接说明不少大陆人来这里扫墓。
  十九、诚品书店

  二十、太鲁阁
  太鲁阁是台湾“中横公路”东端的起点,当年蒋公逃到台湾后,为反攻大陆要将台湾东部的物资运往西部而开凿,盘山公路不仅极其险要,而且全是在花岗岩山体中开凿,可见五十多年前工程之难,现在却成了旅游胜地。

  二十一、花莲民宿两兄弟

  二十二、巧遇国军演习

  我突然回想起1949(民国三十八)年12月成都快易帜时,有不少高射炮停在我家旁边的空地上,炮身上都罩着帆布的炮衣,我们可以坐上去摇手柄转动炮身,那些年轻的国军士兵还和我们一起玩,好像并不在乎“大势已去”。同样,六十多年过去了,在我们停车的地方,看见一群年轻的国军士兵,我刚拿起摄像机准备拍摄他们时,却嘻嘻哈哈直叫“不要拍我”,并急急往车后躲,与当年我家傍边的国军士兵何其相似。

  二十三、休闲像游行

  二十四、我的书在台北书店

  二十五、别了!台北!
  还有就是,最好让我们真正的自由行—-自由进出“民国所辖地区”,因为我们这类老人当年也曾是“民国”的公民,剩下能到台澎金马的人已经不多。至少,应当免除我们的入台签证费,因为当年的“国民政府”将我们共有的黄金白银储备都运到台湾去了,那里面就有我们的一份。
  二十六、行李不能直挂

  码头出入境大厅傍边停了好几辆黄色出租车,我要求正在闲聊的驾驶员去六桂饭店,谁知这位师傅说,公交车马上就要来了,你们乘公交车去可以省点钱。唉!金门的出租车师傅,想不到!
  二十八、什么是“老知青”
  候车大厅外面的一个门洞上,有九个金光闪闪的大字“金城民防坑道展示馆”。我们沿着陡峭的梯级走上去,见到进口展板前有两位小妹妹接待,经询问知道每隔半小时满5个人才能带领参观。我们只好边看展板边与她们闲聊,两位年轻女士知道我们接近80岁从四川成都来自由行都大为吃惊,其中一位还问我们什么是“老知青”。可见,距离大陆仅10公里的金门青年也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如此的不了解。

  二十九、武当道教来金门

  三十、两岸都在挖洞
  金门翟山坑道工程浩大,在花岗岩山体中凿出可以航行登陆艇的百余米航道,用以转运补给,现在也成了旅游热点。但是,比之大陆的坑道,其规模也是小巫见大巫。
  三十一、古宁头的“冤魂”
  金门人并不喜欢那场战争,但是对于那场战争的冤魂一视同仁,收集他们的遗骨,建庙祭祀,以免冤魂显灵,搅扰百姓。
  三十二、和平钟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与已非中国国民党领导的国军还会再战吗???
  2012年10月24日
  15天的限期到了,明明在中国土地上,还是要限定我们停留的时间,真有点不平。由于我们的小三通套票是中午在金门的水头码头登船去厦门东渡码头,我们想换成到距离金门较近的厦门五通码头,所以,早早出门,拖着行李去就近的公车站候车。由于金门人口稀少,自由行的游客更少,所以,公交车要半小时甚至1小时才有一班。

  我所经历过的中华民国在大陆主政历经三十八年,那是中国历史上最苦难的38年,历年战乱,内忧外患,民不聊生,国家到了崩溃的边缘。国民党治国无方,丢掉大陆;败退孤岛,终于“卧薪尝胆”,顺应民心,把民国剩下的这小小部分变成了和谐安详富裕的社会,祝愿他们幸福安康,不要忘了中国是960万平方公里,不只是那片36,188平方公里的秋叶和离岛。
  台金生活小常识
  记得到台北的第二天晚上急急去西门町找美食,结果大失所望,最后只买了一根“大肠套小肠”二人分食。原来,这些美食都是适合年轻人的,而且就在街边站着吃。像我这样的老人,还是餐厅进食或者买便当(盒饭)回去吃为好。

  台湾酒店、民宿周末两晚要加价,且订房较难,如不提前预订,很难找到如意的旅舍。然而公营的台北教师会馆周末不加价。
  三十七、台北公交车
  在站上候车,看见自己要乘的公交车来了,一定要招手,否则无人下车也不会停车。
  三十八、老人自由行

  台湾和金门地区几乎人人都能讲一口流利的国语(普通话),尽管部分本土人带着闽粤腔,都比我们四川人的椒盐普通话强,这给我们之间的交流带来了很大的方便,不需要中间翻译。记得五十多年前出差广州时,我的领导是老干部,讲着一口冀东普通话,对方是地道的广东老革命,讲着一口听不懂的广东话,双方无法交流。只好由我用川普翻译给对方的一个年轻助手传译给他的领导听,然后他再用广东普通话讲给我听,再由我转告我的领导,这中间还常常产生误会需要解释,两位领导要想联络感情只好对着笑笑。

  台湾一斤是600克,相当于1949(民国三十八)年以前大陆的“老秤”,金门和大陆一样,已经一国一制,一斤是500克。
  四十一、金门通用人民币
  金门则更为方便,一般商店都可以直接付人民币消费,有的不直接用人民币现金,却可以用银联卡刷卡消费。用人民币现金兑换台币反而不方便,要到银行去办理。
  四十二、手机充值有点麻烦

  —-2019,10,10略去图片发表—-

Leave a Comment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20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