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专区]网瘾之战:一场无意义的伪战斗全文更新完毕(转载)

2021年4月9日 by 没有评论

作者:海尔凯特来源:网易 写在前面:
    那天看了水妖和陶宏开的节目直播后,就一直想写点什么,无奈杂事缠身,稀稀拉拉
    写了半个月。
    这半个月来,声援水妖的文章雨后春笋一般,陶教的教徒却也一如既往地虔诚。前两天的某大晚报上,依然用大篇幅刊登着家长“与网魔7年夺子之战”的报道。
    其实挺悲哀的,我们似乎根本就改变不了什么。骗子当然不是专家,可我们也不是,真正的专家都跑哪儿去了呢?
    我是在绝望的心情中写这篇东西的。但我还想在绝望中寻求些希望的东西。于是这篇文章就写长了,两万六千字。所以就分了几段,搞个小连载吧。
    放心,我不会挖坑的,因为文章已经写完了。
    最后按习俗,自报家门:
    国服二区纳克萨玛斯联盟<白银之手骑士团> 海尔凯特
  
    全文摘要
    作为全国“戒网瘾第一人”,陶宏开教授的网瘾理论很有体系,而且讲起来通俗易懂,很多家长都相信他。他也经常出现在中央电视台等主流媒体,看起来似乎很权威的样子。
    但在不久前,陶宏开教授却在节目里用“女流氓、女作家都滥交”等字眼辱骂和自己女儿年龄相仿的女作家陈岚,引起舆论惊愕。
    网瘾问题的实质是家庭教育问题,父母在家中做出的很多无意举动,都可能对孩子造成深远的恶劣影响。如果想让家庭#!!@正常,父母需要首先改变自己。
    本文共有九个章节。前半部分将以和父母探讨的态度,分析7种可能令孩子产生问题的家长行为。后半部分将严谨分析陶宏开教授的理论,力争还事实于真相。
    (本文非出于商业目的写作,可随意转载。转载时请注明出处)
    一 可怜天下父母心
    为人父母,每天累死累活,养家糊口,就是希望孩子能有出息。眼看孩子一天一天长大了,却变得叛逆,不听话,不好好学习,还迷恋上了网游,打起游戏来昏天黑地,没完没了。考试成绩直线下降,怎么办?把学习放一边,这样下去身体也会出问题的啊!苦口婆心地劝,好话说尽,坏话也说尽,恨不得把心都掏出来了。连哄带吓唬都没用,孩子就是无动于衷,甚至可能做出过分的事情来。
  
    跟别人聊聊天,没想到,其他孩子的家长先迫不及待地倾诉起来,一听,这不就跟自己家的事儿一样吗!于是大家都发愁,怎么办啊?孩子这不就毁了吗?看着花花绿绿的游戏画面,头皮直发麻,恨不得把电脑顺着窗户扔楼下去。
    这时,一个个头不高不矮,一脸庄重的,60岁左右的男人站出来,振臂一呼:“全国有1700万网瘾孩子,怎么办?跟我走,我是专家!”他身边还有很多人一同响应,有的人现身说法,说自己家已经被他拯救了,孩子不玩游戏之后考上重点大学了。有人说自己以前玩游戏,现在觉醒了,要与不法游戏商斗争到底。一切看起来都是如此的真实与感人。
    要不要相信他呢?嗯,试试看吧,反正孩子已经快无药可救了,不信他还能信谁呢?
    等等。
    请您先等一下,在您做出这个会影响全家人的重大决定之前,可否拿出一点时间,读一读晚辈的这篇文章呢?因为我觉得,这个事情里面的一些东西,好像让人有点琢磨不透。
    这个一脸庄重的老男人,在全国确实已经非常有名气了,还写了好几本书。支持他的人,认为他是当代的林则徐;而反对他的人,则认为他是个江湖教主。所以,还是请您再慎重一点,先多了解一下这个人吧。
    这个人,就是美籍华人、华中师范大学特聘教授、自称“中国戒网瘾第一人”的陶宏开先生。
    陶宏开教授的网瘾理论很有体系,而且讲起来通俗易懂,很多家长都相信他。后面的文章会大量提到陶教授的理论与方法,这里就先不说了。他也经常出现在中央电视台等主流媒体,看起来似乎很权威的样子。
    但是,就在不久前,很庄重、很权威的陶宏开教授在节目里骂街了,骂得很难听。
    在2010年1月12日下午的北京,面对和自己女儿年龄相仿的女作家陈岚,美籍华人陶宏开教授在节目录制现场数度怒吼道:“你女流氓、无耻、扯淡、一副流氓相、女作家都滥交、你父母没教养、狗改不了吃屎……”而起因,是陈岚反驳他“中国玩游戏的都有病”的论断,并要求他在镜头前向全中国游戏玩家道歉。
    事后,陈岚在网络上发文,说她的父亲看到节目后非常难过。老父亲很难接受一个被《焦点访谈》专访过的权威教授,用如此下流的语言侮辱他最引以为豪的女儿。
    另一方面,陶宏开教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再次称陈岚为“流氓”、“垃圾”,并说“她是在利用我炒作她自己”。陶宏开的助手何维玉则在博客中称陈岚为“狗屎堆”、“神经病”、“半大妖婆”、“娼妓”、“乌龟王八蛋”……
    而我也正是在这样一个环境下,开始写这篇文章的。
    请不要误会,我没有什么特别。在包括姚明、奥运火炬手金晶、体操世界冠军李小鹏、奥巴马的高级顾问凯文韦巴赫,以及众多名人和成功人士在内的《魔兽世界》全球1200多万注册用户中,我只是一个非常普通的“80后”玩家。
    这篇文章不是写给广大游戏玩家的,我知道你们对陶宏开的态度,你们想说的话一定比我还多,网上声援陈岚的文章已经铺天盖地。但我并不支持意气用事的行为。相反,如果你是未成年人,我建议你反省一下自己,就像父母也需要反省他们自己一样,在爱心的旗帜下,没有人是绝对、永远正确的。
    这篇文章也不是写给陶宏开的信徒们的,你们已经被洗脑了,你们的理论和逻辑已经自成体系,不是说一两句话、写篇文章、开个研讨会就能改变的。你们的固执与攻击性,已经开始对这个社会造成危害了。
    我只是想,作为一个从小就非常喜爱游戏的年轻人,一个青春期时代同样令父母头疼的孩子,在长大chengren后,和现在的未成年人家长交流一下我的看法。
    并且,我会用自己浅薄的知识,认真分析陶宏开教授所提出的理论。毕竟,在教育孩子这件事上,我们需要的是真正有爱心、有办法的人,而不是一些打着“爱心”旗号,却别有用心的人。
    我们先把问题晒出来吧!
  
  
  
  
  
  
  
  
  
  
  
  
  
  
  
  
  
  
  
  
  
  
  
  
  
  
  
  
  
  
  
  三 孩子到底着了什么魔?
    很多家长眼下最担心的事情,就是孩子无论如何都不会离开他正在玩的游戏。而一旦采取强制措施,孩子就可能逃到网吧里去,连家都不回了。没钱上网的时候甚至会犯罪。
    这听上去确实令人感到惊愕。作为家长,恨不能把自己的一切都给孩子了,那游戏怎么就能比家里更吸引孩子呢?只有一种解释:孩子这是着魔了,一定是游戏里那些打打杀杀搞的,要不然就是色情,总之一定是游戏的错!
    持有这种观点的家长很多,所以我必须先澄清一个问题,不说清楚的话,后面的事情很难讲明白。
    要澄清的内容是:在目前主流的网络游戏,如《魔兽世界》、《劲舞团》中,并不存在暴力、色情、赌博的因素。玩游戏的人不可能在这些游戏里看到LT的角色,也不存在模拟赌场等任何含有赌博性质的程序。有关这一点,您可以向单位里或者邻居家的年轻人求证。打小怪兽的场面是有的,但那个场面绝不会比您家楼下菜市场王屠户切大肉更血腥。
    但眼下客观存在的问题是,和家比起来,孩子确实更喜欢游戏了。如果不是孩子着魔了,又是因为什么呢?
    原因也并不复杂,是因为孩子在家感觉到不舒服了,并且是很不舒服很不舒服,不舒服到他宁可去一个脏兮兮的地方玩电脑,也不愿意回来了。有游戏厅的时候是游戏厅,有网吧的时候是网吧,没有网吧了还会去别的什么地方,比如台球厅(男生)或者酒吧(女生)。
    而这个让孩子“很不舒服很不舒服”的原因,就比较复杂了。
    比如说,您要求孩子“听话”,并且经常责备他不如小的时候听话。这种责备在您看来似乎无可厚非,我的孩子为什么不能让他听我的话?但对孩子来说,这实际上是一种巨大的心理压力。
    人成长到青春期,必然会开始叛逆,回避不掉的。这个时候,孩子会经历一个阶段,在心理学被称为“心理断奶”,通过心理上脱离对父母的依赖,成长出独立的人格来,完成从孩子到大人的过渡。孩子的叛逆和不听话,实质上是在努力寻找属于自己的独立空间,这个过程是长大成人中一个极其重要的经历。如果没有完整经历这个过程,孩子在成人之后会出现非常多的心理问题,足以影响他的交友、工作、婚姻和将来的发展。
    作为父母,对待孩子的青春期叛逆,不能横加指责、时常干涉,也不可完全放任不管,需要在关键的时候加以关键的引导。青春期过后,孩子自然会成长为一个自信、孝顺,令人尊敬的成年人。
    而如果父母经常要求孩子“听话”,必须按照自己的要求去做。那么,不论您的要求听起来多么合理、多么正确,孩子都只会把它当做压缩自己独立空间的压力,从而拒绝、逃避掉。
    按照心理学家的研究,青春期孩子逃避家庭之后的第一目的地并不是网吧、台球厅等娱乐场所,而是学校。但眼下,学校除了要求学生用功读书外,很少会提供足够的课余空间,如自习室、活动室或图书馆,操场又太挤。孩子在学校也找不到独立空间,他只好逃到网络里去。
    网络上有他的空间,也有他的朋友,他可以自由安排他在网络里的一切。如果您偏执地禁止他接触网络,他就会彻底失去“来之不易”的独立空间,失去朋友,失去自己能安排的一切。他就会感到绝望,甚至跟您拼命。无数惨剧就是这么发生的。
    心理学有一句名言,叫“密不透风的爱源于自私”。当您一味要求孩子听话,甚至要求孩子把隐私不加保留地告诉您时,您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与“爱”无关了吗?您意识到那是一种会伤害到孩子的控制欲,是一种自私了吗?
    在很多未成年人杀害父母的案例中,被害的家长并不是犯了多大的错误,在旁人看来也大都是老实巴交的人。但他们要么就是从不跟孩子讲道理,要么就是太喜欢给孩子灌输道理,目的都是一味让孩子听话,听话,再听话,从而引发了孩子的仇恨,最终酿成惨剧。
    孩子犯罪后,人们说:看,就是因为他打网游才跟父母吵架的吧!一切责任就都又推给网游了。
    还有一点需要注意。叛逆的孩子通常生命力旺盛,但如果孩子真的一直都特别听话,反而可能潜伏着更大的隐患。因为“过分听话”违背了人的天性。太乖的孩子,有一部分会演变为抑郁症,另一些则不同,一旦发现了自己可以独立支配的空间,他们往往会比一般的孩子更加投入,更加痴迷,更加叛逆。有些家庭的女儿,小时候特别乖特别淑女,长大后忽然变得特别轻浮,判若两人。因为对她们来说,男人的床也是一个完全不受父母支配的独立空间。
    说到底,在上网成瘾这件事上,孩子到底是着了谁的魔呢?是虚拟世界的魔法?还是父母不正当教育带来的心魔呢?
    答案已经显而易见了吧?
  
  
  
  
  
  
  
  
  
  
  
  
  
  
  
  
  
  
  
  
  
  
    有些父母不鼓励、甚至不喜欢孩子自己解决问题,父母来包办一切,以显示自己对孩子的爱。但事实上,这种“爱”很少是无私的,为孩子包办一切的父母,往往一定会对孩子提一个要求:好好学习,将来有出息。看起来也比较公平。实际上,这种“包办型溺爱”蕴含着极大的危险。
    一个从来不自己解决问题的孩子,他在潜意识里会产生严重不信任自己的感觉,因为他只能依靠别人的评价来认知自我。如果离开了他人的评价,他就不能正常的判断自己。所以,一旦无法从真实的环境中获得好评价,比如没有给父母带回好成绩而受到批评,他就会焦虑,会不知所措,会失去自我,失去安全感。他就很可能逃到虚拟的网络世界里去,因为在那里,他很容易得到夸奖。
    “凡事被包办”,是可能让孩子逃进网络的第三个家庭原因。
  
  
  
  
  
  
  
  
  
  
  
  
  
  
  
  
  
  
  
  
  
  五 谁在焦虑?
    我们的国家,在成长的道路上,前途是光明的,走过的道路是曲折的。
    现在的中国,和上世纪60、70年代是完全不一样的。可谓日新月异。
    但是,作为个人,有的时候,却很难用同样的速度,和国家、和社会一起成长。
    日复一日的柴米油盐酱醋茶,前有上级领导的改革,后有新生代在拼命追赶,下岗的困苦,股市的起伏……从“听毛 的话”的时代,一脚踏进入如此惨烈的世界性竞争中,不适应,就要被淘汰。怎么办?
    受教育的时候,赶上文化大革命,社会给每个人提供的机遇那么少。现在的能力比起年轻人来肯定是不行。新的机遇?就是有,恐怕自己也抓不住了了。
    想想自己这辈子基本就这样了,真是从心底里有一种无奈,这种无奈让人很焦虑。
    只有把希望寄托在孩子身上了,要不还能怎么办呢?
    对,要是孩子出息了,自己的那些遗憾还算个啥啊。
    可是也不容易啊。现在给年轻人的机会虽然多了,但你看看满马路都是大学生,要是孩子连个大学都考不上……真是连想都不敢想!
    得读书啊!当年我就是输在了起跑线上,可那是有客观原因的,没法子。现在孩子要是再输给别人,可就是当父母的罪过了。
    孩子啊,你在干什么哪?哎呀,还在戴着耳机听歌,你听的那些玩意儿多闹腾啊。别听了,你看爸爸妈妈多担心你的前途啊,把那耳机子拿下来,去看会儿书吧,做做题也行。去吧。
    学累了吧?来吃饭。你别嫌爸妈唠叨,爸妈都是为了你好啊。多吃点儿,吃完有劲了接着去学习。什么?要和同学去游乐场?我说你这孩子怎么就不知道着急呢?你看看你上次考试才多点儿分?全班第几?第二十一名,你就没点儿想法?还想着去玩!约好了?约好了也不行!他们都好好学,就撺掇你玩?我跟你说孩子,让他们玩去,咱好好学,今天就比他们多学了一点儿。积少成多,下次准能比他们考得好!哎你别走啊!干嘛去!跟什么同学去游乐场?男的女的?你给我回来……
    居然饭都不吃就跑了!这孩子怎么就不懂事儿呢!天天就不知道跟什么人在网上叽叽咕咕,也不知鼓弄些啥。一定是在那上面学坏的!
    就这个成绩,以后考不上本科,可怎么办?我都急成这样了,这孩子怎么就不知愁呢?
    回来得好好说道说道。
    学校也不好好教,一开家长会就谈什么“素质教育”。社会竞争这么激烈,高考就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素质”了半天,不还是高考一张卷子定终身吗?搞素质教育你倒是先把高考停了啊?还搞,搞个屁。
    还得自己家里抓紧才行啊!
    耳机子不能再听了,闹哄哄的本来就讨厌。游乐场什么的今天这是最后一回,以后想呼吸新鲜空气就早晨起来跑步去。网更得掐了,对着个屏幕一会儿笑一会儿闹的,早晚得成神经病。
    就这么着吧。
    ……
    嗯,先就这么着吧。我知道,站在这位家长的角度,他(她)的想法大概比这要还多许多,但限于篇幅,只能先“转达”这么多了。
    继续前面的话题,“七种让孩子失去安全感的行为”。
    第七种行为,叫做“焦虑转移”。
    家长把自己的焦虑心理,转移到了孩子的身上,导致孩子产生二次焦虑,承受着过重的心理负担。这种情况日复一日持续下去,孩子最终产生逃离家庭的想法。
  
  
  
  
  
  
  
  
  
  
  
  
  
  设身处地的想一想,您这样做下去,孩子怎么可能会感激、理解您呢?
    如果孩子不把您当做“自己人”了,您怎么指望孩子去理解,并完成您未竟的梦想?
    家长感到焦虑的原因主要有两种:
    一,个人原因。自己的能力、机遇等在社会处于弱势,不容易适应社会,觉得力不从心。
    二,社会原因。社会保障和终身教育机制不够健全的现状,在社会中缺乏安全感。
    这两个都是客观原因。
    这真的是一个悲剧。父母的焦虑,看来实在是个难以避免的事情。
    但另一方面,还是有很多父母,虽然自己并不一定有什么社会地位,也不一定富裕,但他们的孩子都成长得也很不错,很出息。
    可见,还是有一些主观原因存在的。事实上,这些原因,恰恰是很多父母平时挂在嘴边上的话:
    “不思进取,不用功,不刻苦。”您是这么看待孩子的,孩子也是这么看待您的。
    “就算跟不上,也要学。学不好是一回事,学不学是另一回事。”您是这么要求孩子的,孩子也是这么要求您的。
    “我就是这样了,学不出来了,没办法了。”在您看来,孩子这么说,是破罐破摔。在孩子看来,您这样说,同样也是破罐破摔。
    对孩子的成长提出严格要求的您,为什么自己要拒绝成长呢?
    如果不能做孩子的榜样,您有什么资格让孩子继承您的梦想呢?
    把自己的焦虑转嫁给孩子,最终结果只可能有一个:您的期望没有结果,而孩子则被%!!*病来。
    当发现孩子并没有给家长带回期望,却染上了毛病时,很多家长发出的第一声感慨都是:
    “天塌了!”
    但您知道吗?这都是您逼出来的。您已经亲手把孩子的天给捅出不知多少个窟窿了。
    可悲吗?可悲。
    值得同情吗?值得吧。
    但是,这是谁的错呢?
    是国家吗?是社会吗?是网络游戏吗?
    和它们都没有关系吧!
    家庭,是一个系统。夫妻之间,亲子之间,时时刻刻都在互相潜移默化地影响。孩子的问题,必然能从家长身上找到原因,家长的问题,必然会折射到孩子的身上。
    这些都不是空话,对吗?
    同样,俗话说:“解铃还须系铃人。”既然孩子的问题来源于家长,那么,如果父母的问题得以解决,孩子的问题是不是就能随之解决了呢?
    全世界所有正规的心理学从业者都会告诉您:
    六 想解决问题,该怎么办?
    这篇文章已经写了一万多字,一半以上都在数落如今家长们的种种不是。说实话,做这种事,我心里很不舒服。
    9个月前,曾经在某著名杂志揭露!@@%*%*骗局的一位记者问我:“戒网瘾”中心里发生的事固然荒唐,但在批判他们的同时,我们是不是也不经意地遮盖了父母与子女的矛盾,以及父母对子女的失望和痛苦?
    这个问题曾让我一时语塞。
    很多人在网上说:那些网瘾孩子的家长,他们教育孩子的方法是有问题的,他们的教育方式是错的,是必须改正的,是该被谴责的。甚至说:他们是不负责任的父母。
    每看到这种话,我都会觉得挺别扭。透过字面表达的情绪,我感受到:在一只脚已经跨过30岁门槛的“80后”中,很多人直到今天,都不能对自己青春期时父母的行为释怀。所以,当新一代青春期少年遭受同样的命运时,他们会把积压了十几年的怒火释放到今天的家长身上。
  
    我理解他们。但同时,那些话我却没说过。
    不是因为理解,也谈不上同情,而是我说不出口。
    因为我会问自己:如果有人对我的父母说这样的话,我的父母会是什么样的感受?
    想想就会心疼。
    是的,我对我的父母没有什么怨念。
    说实话,人非圣贤,我的父母也并非每件事都得正确,有时也会或多或少为我带来伤害。所以,我也曾经有过令他们头疼,甚至绝望的行为。那些行为,和前一段时间被某“戒网瘾中心”教官打死的邓森山的行为比起来,要严重得多。
    1999年的一个晚上,高中一年级的我,跟父母吵架后摔门而去,离家出走。后来发现实在是找不到能睡觉的地方(游戏厅是可以睡觉的,但我怕不安全),我又在凌晨两点硬着头皮回到了家。在小区的门口,我看到了寻找我一天的、疲惫的父母。我咬咬牙,准备“迎接”母亲的哭骂,和父亲的皮带。
    结果,那天什么也没有发生。没有责备,甚至没有盘问和说教,母亲默默地为我做了顿夜宵,我吃了后就去睡觉了。第二天,母亲上街购物,给喜欢足球的我买了一套曼联队的足球运动服。
    两年后,我考上了自己最喜欢的大学和最喜欢的专业。后来,我从事了自己喜欢的工作。再后来,我找到了自己喜欢的恋人。至于那个晚上的事情,谁也没再提起过,就像没发生过一样。现在看到新闻上说“谁谁离家出走”时,我甚至想不起自己也曾有过类似的经历。唯一清楚记得的,是我初中时喜欢拜仁慕尼黑队,高中时却变成了曼联队的球迷。
    直到十年后,最近,在异国他乡的夜空下,我无意中想起了那个晚上,才猛然意识到:从那个时候开始,我的父母变了,我的生活也变了。而在这十年里,我甚至没有意识到都发生了什么样的改变,仿佛高中、大学、工作、恋爱、留学……一切顺理成章地就过来了。
    想到这里,泪水忽然夺眶而出。那种幼儿时期觉得父母“伟大”的感觉,一下子又回到了我的心里,让我感激涕零。
    因为,十年前那个晚上,父母在找不到我的时候,在绝望的边缘,在他们觉得天要塌下来的瞬间,他们没有仅仅抱怨我的不懂事,更没有去想社会上的什么东西教坏了我,而是反省了自己对待孩子的态度和方式。并且,这十年来,他们从没有跟我提到过,当时他们是怎么转变的,这种转变是不是很伟大,等等。
    所以我觉得,他们真的很伟大。
    正因如此,在“网瘾”话题如此火热的今天,我不急于站在玩家的角度主张自己的权利,却想跟所有处于焦虑、无奈中的家长们说说话。
    我想对您说:孩子的问题,是您家里的问题,请您相信自己有能力解决自己家里的问题。
    我还想对您说:改变一下自己,孩子也会觉得您很伟大的。
    那么,您需要做出怎样的改变呢?上面列出了七种不好的行为,照着去改就行了吗?
    我觉得不用,不需要那么教条主义。
  
  由简单到困难,我建议您做下面三件事情,您家里的情况就会好转起来。
    第一,最简单的事情,请把您的孩子当作一个独立的人来看待,请考虑他(她)作为一个独立的人的感受,并还给他作为一个独立的人的自由。
    当然,所谓“自由”并不是指放纵。不能完全不管,但管多了又会出问题。在青春期孩子眼中,所有妨碍自己独立的人都会被判定为“敌人”。怎么把握这个度呢?
    我的建议是这样的:您和孩子一起制订规则,这些规则的内容是一些真正的底线行为,比如“彻夜不归”、“赌博”、“吸烟”、“交道德不好的朋友”等。但总条款不得超过10条,因为一个正常人没有那么多行为底线。之后,请您严格把住底线,无论如何不能让孩子“越界”。而规则以外的事情,如果孩子没有找您求助,请不要过问,有些事情就算看起来再奇怪,也都是他的自由。也请您千万不要擅自打开他的书包、抽屉、日记本等物品,那是一个人是否有私人空间的象征,也是您和孩子之间十万伏特的高压线。
    心理学有句名言:“没有秘密的孩子,永远不能长大。”这是青春期教育中的一个基本原则。
  
  
  
  
  
  
  
  
  
  
  
  
  
  
  
  
  
  
  
  
  
  
  
  七 陶宏开是怎么说的?
    陶宏开教授在节目中发飙、骂人,我们姑且把这当作偶发现象。事后接受采访时继续骂人,我们姑且也把这当做偶发现象。毕竟,如此有辱斯文的行为,是配不上“拯救1700万网瘾家庭的救星”这样一个光辉的教授形象的。
    陶教授从事“拯救网瘾家庭”的“义务”事业已经五年零九个月了,现在已经形成了一套完整的“戒网瘾”理论。陶教授还拥有数百名忠实的拥趸,他们到全国各地参加录制和陶教授有关节目,并每次都以“现场观众”的身份发言。
    陶宏开教授的理论简单概括起来有七个重点,可以说是“网瘾七宗罪”:
    一,“网瘾”是心理问题,不是精神疾病;
    二,“网瘾”是近年来青少年犯罪率上升的主要原因;
    三,中国的“网瘾问题”之重为世界罕见;
    四,不同的社会诱因,会导致“问题少年”犯不同的错误。有的吸毒,有的抢劫,有的就去玩网游;
    五,seqing、赌博、暴力在不良网络游戏中普遍存在;
    六,“不良网游”有三个特点,诱惑玩家深陷圈套;
    七,“网瘾”肯定是存在的,要不然我们怎么会探讨网瘾的问题呢?
    我,一个和陶宏开教授一样学文科出身的心理学外行,将抱着严谨、科学、尊重事实和着眼现状的心态,仔细地分析上面这些理论。毕竟,在青春期教育这件事情上,任何一点理论偏差,都可能给一代甚至几代人造成恶劣的影响。
    先说第一个理论:“网瘾”是心理问题还是精神问题。
    首都医科大学临床心理学系副主任陶然、山东临沂第四人民医院副院长YYX等人都认为,“网瘾问题”是精神病问题,必须通过医学手段(包括住院观察、电休克、喝中药等)才能得以矫正。
    而陶宏开教授则认为,“网瘾问题”是心理学问题,可以通过谈话、搞夏令营等方法解决。
    与YYX等人相比,陶宏开教授的“网瘾观”看起来是比较温和的。
    就“网瘾到底是心理问题还是精神疾病”的问题,陶宏开教授和陶然教授曾在电视节目中公开辩论。而就在几天前的2010年1月25日,YYX主任在自己的博客中发布消息,称陶宏开“究其本质不过一江湖骗子,泼皮无赖”。
    看起来,作为同行,“精神疾病派”和“心理问题派”的关系是不太友好的。
    其实,我觉得,这两种观点都有些以偏概全。
    但凡有点人体内分泌常识的人就知道,人在获得良性信息的时候,大脑会分泌一种叫“胺多酚”的酶,这种酶会促成另一种化学物质“多巴胺”的形成。多巴胺会让人产生快乐感、满足感、幸福感和安全感。我们会有心情舒畅、愉悦等感受,从生理上来说,都是多巴胺作用于脑部的结果。亲友的拥抱、取得好成绩、拿奖金、游戏获胜等事情都会让我们的身体产生这种多巴胺。
  
  
  
  
  
  
  
  
  
  
  
  
  
  
  事实上,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我国的未成年人犯罪率就一直居高不下。其主要原因是时代发展带来的流动人口增多、单亲家庭增多、贫富差距加大、家庭成员间沟通减少等。当然,暴力文化也是犯罪率增高的一个原因,但暴力文化的主要载体是图文、电视和电影,网络游戏在其中所占的比例很少,程度也很轻。
    陶宏开教授的第三个主要理论是:网络成瘾是中国特色的事情。
    陶教授在很多场合都曾说过:“在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人们都是为了工作而使用电脑,只有在中国,电脑变成了孩子们的玩具。”
    陶教授进一步解释说:“计算机诞生于美国,第一批使用者都是出于工作目的才使用电脑。当他们的孩子看到父母在这样用电脑,自己也会明白,电脑是工作用的,而不是玩游戏的。而中国的父母不懂电脑,所以孩子迷恋上了游戏。”
    总结发言是:“我在美国没看到什么人玩电脑,回国却发现中国的孩子们都在玩。所以,玩电脑游戏是很奇怪的一件事情。这是家长的责任、学校的责任,更是全社会的责任。”
    这个理论,听起来是很有道理的。实际上,是一点道理也没有的。
    陶宏开教授的这段理论,被某些好事者翻译成了英文,发布在了美国的论坛上。美国人看了之后都诧异得不得了,他们问:“中国人真的这样误解我们吗?”那种感觉就像中国人被问到“你怎么没有大辫子”一样。
    真实的情况是怎样的呢?外国人玩不玩电脑游戏呢?
    答:不光玩,而且比中国人玩得凶多了。
    电脑游戏在全世界的销量是多少呢?
    答:游戏机卖了十几亿台,游戏软件卖了上百亿套。
    多得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样。
    这里我要说明一下:因为中国市场盗版软件横行,所以这些数据基本没有把中国市场纳入统计范围内。
    在全世界,游戏市场的主要阵地是欧美和日本。在这个行业中,如今有五家企业占据了主导地位。如果说游戏是毒品,那么这五家公司就是五个大毒枭。
    这五个“十恶不赦”的“毒枭”都是谁呢?他们的名字分别是:索尼、微软、任天堂、美国艺电、威望迪环球集团。
    三个是欧美的,两个是日本的。
    这样看来,全世界人民果然还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啊!
    那么,表现具体是怎样的呢?
    先说欧美。世界上第一台计算机诞生于1946年的美国,几乎与此同时,电脑游戏就已经出现了。而其创造者,恰恰就是计算机的发明者们。就在电脑刚诞生的1947年,称为“显像管娱乐装置”的电脑游戏专利就已经被美国人提出。而在70年代,游戏机已经成为美国人圣诞节时争相选购的圣诞礼物了。
    再说日本。日本的人口只有1.2亿,不到中国的一成,并且处于严重的老龄化和逆增长状态,2009年日本的25岁人口只有150万。而在这个国家,几乎每一个家庭的电视旁都摆着一台甚至好几台游戏机。也在这个国家,漫画、游戏杂志每周的发行量就超过1000万册,大约是中国的300倍。
    如果游戏成瘾真的是个大问题,那么日本这个被很多国人所憎恶的蕞尔小国,恐怕早已“国破山河也不在”了吧?
    最后再看看中国。我国目前最受欢迎的游戏是《魔兽世界》,是由威望迪环球集团旗下的暴雪公司制作的。这个游戏在全球的注册玩家有1200多万,其中500万来自中国大陆,余下大部分主要来自欧美和韩国。
    陶宏开教授是美籍华人,可能不知道日本的事情。但是,陶教授自称当年赴美是去“学计算机”的,后来又在美国生活了半辈子,回国之后,怎么可能得出“美国人不拿电脑玩游戏”的结论呢?
    还是他不愿意告诉大家这个事实呢?
    第四个理论:不同的诱因,会诱使青少年犯不同的错误,有的会吸毒,有的会抢劫,有的会去玩网游。
    这句话所阐述的含义,事实上隐含了一个前提,就是“玩网游和吸毒、抢劫是一类事情”。
    当然,很多家长也认为,它们就是一回事儿。
    我前面已经花了不少文字来解释“网游到底是什么”,这里就不再赘述了。如果有家长依然坚持认为孩子“除了学习、家务和锻炼,其他都不该做”,那我除了为他的孩子叹息之外,也没有什么别的办法了。
    “问题少年”的出现,与围棋无关,与变形金刚无关,与网游也无关,而与家庭教育有关。先是家庭出现了问题,培养出了有问题的孩子,孩子才去做家长不期望的事情。这才是正确的逻辑。
    网络上最常用的一句质疑是:“问题少年拿菜刀杀人了,我们要把菜刀也禁掉吗?”
    第五,不良网络游戏中大量存在着暴力、seqing、赌博内容。
    有关网游是否存在暴力、seqing、赌博的事情,我在前面的文字中已经澄清过了,这里同样不赘述。
    有争议的地方,在于“不良”二字。
    什么样的游戏是“不良”的呢?
    这是陶宏开教授的第六个理论。陶教授认为,不良网络游戏有三个特点:
    一,互动性。互动性的具体表现,就是“我要杀谁就杀谁,想什么时候杀就什么时候杀。”
    二,无限性。可以无休止地玩下去。
    三,有圈套。青少年不知不觉会花费大量的时间和金钱。
    看到这部分的游戏玩家们,请别笑,我知道几点这在你们看来很搞笑,但我们确实在探讨一个严肃的问题。毕竟,相信这些话的人是非常多的。
  
    事实上,这个理论真的非常、非常重要。之所以重要,是因为我们终于提到网络游戏的内容了。
    这篇文章已经劳烦各位看官花费了很长时间。但我写了这么多,洋洋洒洒将近两万字,跟游戏内容相关的,却几乎一个字也没有。
    陶宏开教授等人说,网游是毒品,是青少年犯罪的跟源;玩家说,电脑游戏是人类的“第九大艺术”;我在之前的文章里也提到说:游戏是这个时代里孩子能接触到的最好玩的东西。
    其实,这些看法,对家长说并不那么重要。他们心里想的是:“玩是人的心理需要,孩子玩什么也不应过多干涉,我都明白。但我关心的是:玩网络游戏,会不会影响孩子的学习成绩?”
  俗话说:“分,分,学生的命根”。所以,我必须重点说明一下这个问题。
  
  
  
  
  
  
  
  
  
  
  
  
  
  
  
  
  
  
  
  
  
  
  至于第二种盈利方式,用现实中的钱换取虚拟的物品,则是令很多家长所深恶痛绝的。但有意思的是,很多游戏玩家也非常讨厌这样的收费方式。
    《劲舞团》、《跑跑卡丁车》和《征途》等都是不需要花钱就可以玩的网络游戏,只要注册了账号,就可以免费玩,想玩多久都可以。
    但是,如果想让自己变得厉害,能在众多玩家中脱颖而出,就需要花费人民币来换取游戏中的虚拟道具。有些报道中说的“一个玩家一天消费了几万元乃至百万元”,就属于玩这类游戏并最终痴迷的典型。
    这类游戏的主题往往以“竞争”为主,而不服输的心态会促使玩家去购买强大的道具来取胜。不过,玩《劲舞团》、《跑跑卡丁车》好几年却没花过一分钱的玩家也为数不少,对“胜败”没有那么执着的玩家就不容易在这里花钱。
    对于家长来说,怎么能判断一款游戏是通过时间还是虚拟物品收钱呢?方法很简单。按时间收费的游戏绝不会号称自己“永久免费”,只要说“永远免费”的,就基本可以确定它是靠出售虚拟物品赚钱的。
    这样看来,玩网络游戏,只要不在虚拟物品上投入大把金钱,一般来说,开销是少到可以忽略不计的。
    总结一下:在不去网吧的前提下,依据时间收费的游戏,每小时的花费在5毛钱左右;依据虚拟物品收费的游戏,可以不花钱,也可能倾家荡产。
    下面说说时间的问题。玩网络游戏,到底会占用孩子多长时间?
    网络游戏的类型并不多,大致可以分为“休闲竞技类”、“角色扮演类”和“即时战略类”三种,每一类游戏的时间特性都是不一样的。“即时战略类”游戏因属于国家体育总局支持的体育竞技项目,国家会派出选手参加国际大赛,情况比较特殊,这篇文章就不做过多的讲述了。
    休闲和竞技类游戏包括《劲舞团》、《跑跑卡丁车》、足球篮球纸牌游戏等。这类游戏大都是按照回合来进行的。一场比赛的时间通常不会超过10分钟,加上调整、休息、寻找对手的时间,一个回合大约是以15分钟为单位的。
    如果您的孩子喜欢这类游戏,您大可以和他约定:“今天写完作业可以上线打4场,但不许超过一个半小时。”4场大约是1小时的时间,而后半句的意思则是告诉孩子:“我已经把时间提前量给你算出来了,耍小心眼是没用的。”
    还有,所有以枪战为主题的竞技游戏,在我国都是不允许未成年人参与的。
    下面重点要说说“角色扮演类”游戏。能令大量玩家流连于虚拟世界,并乐此不疲的网络游戏,几乎都是这类游戏。而且,这类游戏的主流玩家几乎都是18岁以上的成年人,其中甚至还有为数不少的中年人和老年人。目前的代表作是《魔兽世界》,还包括《**#@!%!%#*》、《梦幻西游》、《武林外传》等。
    角色扮演游戏的特点之一就是团队性,游戏中很多事情都需要与其他玩家合作来完成。所以,几个玩家如果事先约定了游戏中的行程安排,他们就会约好一起上线的时间。也就是说,如果家长在这个时间强迫孩子做别的,孩子就会被迫做出一件“失信”的事情:要么拒绝家长的安排,要么放队友的鸽子。对于孩子来说,哪一边都不是他愿意做的。
    角色扮演游戏的活动方式主要有三种。一是“PK”,就是玩家与玩家的武力对决。二是完成游戏交给的“任务”。三是到特定的区域内探险、获取虚拟装备,俗称“打副本”。
    在我国和网络游戏相关的法律法规中,严禁未成年玩家参与PK。所以,如果孩子在PK,请制止他的这种行为。同时,我建议您推荐几款休闲竞技类游戏给他,以满足他“在电脑前和人一争高下”的愿望。
    “任务”的长短不一,有单独的,也有很多任务组成的“任务链”。难度差距也很大。但无论多难,只要队友合作得力,一个任务所需的时间通常不会超过15分钟,有些任务经过玩家的统筹后,是可以事半功倍的。
    “副本”的情况就比较复杂了。
    根据游戏不同,“副本”的构成情况是不一样的。以用户最多的《魔兽世界》为例,它的“副本”有两种构成情况。第一种叫“小队副本”,第二种叫“团队副本”。一字之差,区别很大。
    在《魔兽世界》中,一个“小队”的人数上限是5人。一个“小队副本”最多可以容纳一个小队。正常情况下,根据小队成员的个人能力和合作能力不同,完成所需时间在45分钟到90分钟不等。有的“小队副本”可以无限制地反复玩,而有的一天只能玩一次。
    “团队副本”是大型的副本,需要数个“小队”组成“团队”一起进入。因为“团队”的组织结构比较庞大,游戏玩家会组建“公会”来管理团队。每个公会都有着自己的规章制度,制度大都由成年人玩家所制定,和中学生的作息很容易发生冲突。所以,请劝说您的孩子,玩“小队副本”是可以的,但“团队副本”就不要去了。
    而且,“团队副本”的组织者也不希望团队中有未成年人,因为未成年人的心理素质和团队协作能力都比成年人要差很多,会给整个团队带来麻烦。所以,如果孩子已经参加了“团队副本”的活动,您可以联系游戏公会组织者,一同劝说孩子离开。
    综上所述,如果您的孩子喜欢《魔兽世界》这类角色扮演游戏,那么他每次花在上面的时间也可以控制在100分钟以内。只是,您需要和他约定的内容是“今天可以做两个任务,还能打一次五人副本”,而不是“100分钟之后必须给我下线”。
    有关游戏会花费孩子多少时间的话题,可以总结为这样一个清单:
    游戏类型 单位时间 建议孩子每次接触的内容
    休闲竞技 约15分钟 4至6场 (约100分钟)
    角色扮演 约60分钟 一次小队副本和两个任务(约100分钟)
    也就是说,孩子每次玩游戏的时间,基本可以控制在1小时40分钟,和一场电影,或者两集电视剧的长度差不多。
    事实上,游戏的设计者们并不是什么财迷心窍的人。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是以电视剧、电影等其它娱乐方式为参照物,来设计游戏所花费时间的。因为,只有最符合正常人休闲娱乐需求的游戏,才能吸引最多的用户。
    还有两点要说明一下:
    第一,我不建议您为孩子指定某款游戏去玩,他自己的事情请让他自己去选择。
    第二,每一个家庭的具体情况都不一样,请不要公式性地套用我给您的建议。
    “玩网游每小时不到5毛钱,每次可以玩不超过两集电视剧的时间。” 其实,在这个段落中,我的目的只是想说清楚这一句话而已。
    陶宏开教授又是怎么说的呢?
    陶教授认为,不良网游的特点有三个:一,互动性,“我要杀谁就杀谁,想什么时候杀就什么时候杀”;二,无限性。可以无休止地玩下去;三,有圈套。青少年不知不觉会花费大量的时间和金钱。
    “有圈套”,就是陶宏开教授有关“网游会让孩子付出多少时间和金钱”的回答。“大量的”,看起来实在是很可怕。
    但我们已经知道了,玩游戏根本不会消耗那么多时间和金钱。陶宏开教授的这个理论,也仅仅是“理论上”说说而已,和现实情况是不一样的。
    事实上,孩子哪里会有那么多钱去挥霍呢?如果孩子真的有那么多钱,他的兴趣点怎可能还仅仅停留于网游呢?
    至于陶教授说的“互动性”。游戏中当然也存在,但却不是陶教授所表达的意思。
    套用“我要杀谁就杀谁”的句式,“互动性”可以解释为:在游戏里,如果你想杀谁就杀谁,那么所有人都会来杀你;如果你跟大家和睦相处,那么你就会得到很多朋友。
    再说“无限性”。
    我觉得,陶宏开教授作为“中国戒网瘾第一人”,应该听说过一种东西叫做“防沉迷系统”吧?
    我国所有的网络游戏,都被国家新闻出#%***#%@强制安装了“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系统”。具体举措是:玩游戏开始3小时后,各种收益减半;5小时候,游戏收益归零;停止游戏超过5小时后,解除防沉迷状态。也就是说,游戏虽然可以无限玩下去,但在3个小时之后就开始变成了没有收益的“白玩”。
    在注册游戏账号时,玩家必须提供身份证号和真实姓名。在游戏系统经过和公安部门网站的核实后,将据此判定账号所有者是否已满18岁。如果是未成年人,那么就将这个账号纳入“防沉迷系统”。
    所以,对于我国的未成年人来说,网络游戏基本不存在着“无限性”。
    当然,也有孩子盗用成年人身份证(比如父母的)进行游戏,这种行为是应该被父母制止的。
    陶宏开教授的七个理论,我已经分析了其中的六个。只剩下最后一个:
    陶教授说:“网瘾当然是存在的,否则我们怎么会讨论这个问题呢?”
  
  
  
  
  
  
  
  
  
  
  
  
  
  
  
  
  
  
  
  
  
  
  
  但这依然无法解释,为什么陶宏开教授的理论如此具有煽动性,他的逻辑、证据和数据却如此经不起推敲。
    这也无法解释,为什么每次参加节目录制时,陶教授都会带上大批的支持者,他们作为观众出现在录制现场,对陶教授的发言一呼百应。
    很多网友在看了陶宏开参与的节目后,在网上发帖感慨:现场气氛让我想起了10多年前的某邪教组织。还有不少人说:代表观众发言的那几个家长好眼熟啊,在多少个节目里都见过他们了。
    在2010年1月15日云南卫视的《民生大议》节目中,陶宏开的支持者们再次以现场观众的身份出现。当时,现场一个心理学家问这些父母:“你们觉得孩子出现问题,自己应该负责任的,请举手。”
    结果现场举手的只有寥寥数人。
    心理学家叹了一口气,屏幕前的我也叹了一口气。
    一群可怜的父母,还有他们可怜的孩子。
    这些父母曾经无奈、迷茫,因为他们的孩子玩起游戏来就把什么都忘了,学习成绩下降,身体也搞坏了。父母好话坏话都说尽,孩子却完全不为所动。
    这时,一个个头不高不矮,一脸庄重的,60岁左右的男人站出来,振臂一呼:“全国有1700万网瘾孩子,怎么办?跟我走,我是专家!
    这些父母心中为之一震。原来不止我家是这样啊!1700万,说明不是我家出了问题,而是社会有问题了啊!
    “专家”继续对这些父母说:对,家长虽然也有失误,但主要是社会的问题。你的孩子为什么会变坏?都是网络游戏闹的。我还认识很多和你一样的家长,你想见见他们吗?
    于是,这些父母就聚在了一起,成为了“戒网魔的斗士”。
    或许,网游真的会被他们消灭,就像十年前游戏机厅被消灭了一样。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家长们的初衷得到了实现。
    新的娱乐方式会纷至沓来,而那些家长却依然没学会怎样教育自己的孩子。
    只是,在网游被消灭之前,“不谈钱”的陶宏开教授,会开办多少个素质教育夏令营呢?
    只有天知道。
    这篇文章写到这儿就快结束了。两万六千字,辛苦了您的眼睛。
    写这篇文章,我没有受到任何媒体的邀请,否则不可能允许任何人免费转载。我只是想和为孩子上网而苦恼的父母们聊一聊,并告诉您:您的家庭是正常的家庭,您的孩子是正常孩子,您遇到的问题是千古以来无数家庭遇到过的再正常不过的问题。您家没有病人,孩子不是,您也不是。
    请相信,您家里的问题,关起家门来就可以解决,请相信您自己的能力。
    最后,请您记住,在家庭中,有两样东西是最重要的。
    第一样东西是“爱”,第二样东西是“自由”。
    请珍惜您家的这两样东西,它们缺一不可。
    祝您和全家人健康快乐,阖家幸福。(全文完)
  

Leave a Comment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3 × 5 =